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四十四章 受伤
    而且现在自己的手下算起来也有上百号人了,这些人的安全自己肯定都还是要注意的,没道理说他们来为自己做事,结果自己却连他们的安全都没有办法保证吧!

    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这以后自己再想要招人只怕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老张他们作为第一批到傅燕清手下干活儿的人,在经过了多天的适应以后已经是逐渐的习惯了,甚至还觉得在傅燕清这里干活儿可要比原本自己在码头上扛大包要舒服的多了。

    他们原来在码头上面扛大包,一天有三十文钱的工钱,但却是不管饭不管住的,一个月一个月最后最多也就是落个几百文钱,还累死累活的。

    但在傅燕清这里就不一样了,像是老张。

    他媳妇儿现在也在这里干活儿,觉醒的是初级烹饪师,跟如鸢姑娘是一样的技能。当然,老张的心里也很是清楚自己媳妇儿那肯定是没有办法能够跟如鸢姑娘一样相提并论的。

    但跟他的待遇却是一样的,每天不仅管吃管喝,而且还有五斤粮食。他们两口子每两天就能够得到一斤肉,换言之那就是他们家每天都能够有一斤肉啊!

    这要是搁从前,他们家那是十天半个月都不见得能够有一回荤腥,而现在他们几乎是天天吃肉。老张都觉得,这要是在这么继续下去的恶化,说不定自己就要长胖了!

    不过老张的心里是很感激的,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傅燕清给自己的,所以内心对傅燕清是充满了感激。

    傅燕清可不知道老张他们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对于傅燕清来说她把这些人招来,他们替自己干活儿,而自己给他们相应的酬劳,是公平的交易。

    “傅姑娘,这是早上刚蒸出来的包子,您尝一个?”自从招了厨娘以后,吴妈就再也不用帮着做饭了,而如鸢也只是给傅燕清开小灶的时候才会动手。

    傅燕清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这干活儿的人还没有吃呢,结果反倒是自己开始了。

    “多谢杨婶婶了。”当然,傅燕清也知道杨婶婶之所以会拿包子给自己也不过是因为希望可以看见自己把她辛苦做出来的东西吃下而已。

    傅燕清当然不会辜负杨婶婶的好意了,她们这些人对自己都很好,是真心还是假意,傅燕清都是能够感觉的出来的。

    或许有自己给了她们活儿干的缘故,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们是知道感恩的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把这一切都当做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她们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对傅燕清好。

    结果傅燕清手上的包子还没有入口呢,就看见不远处有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冲着傅燕清道:“不好了,傅姑娘。”

    傅燕清立马把手上的包子递到寒烟的手里,:“怎么了?”

    “周大叔的腿被石头给砸断了!”来报信的人显然是还有些后怕,在说到周大叔的遭遇的时候,是满脸的惊恐。

    傅燕清大概也了解到了是怎么回事,是事情的发展多少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我不是都分配好了,让所有人都按照我分配的来干活吗?为什么周大叔会去技能组那边做事?”

    周大叔是属于年纪偏大,同时又没有觉醒技能。

    所以傅燕清就安排他做一些稍轻省一点的活儿,也算是照顾他了。可现在却突然来告诉自己说是周大叔受伤了,而且还是在技能组受伤的,这让傅燕清怎么可能会不生气呢?

    这不就等于是根本就没有人把自己说的话放在心上吗?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要确定周大叔的伤势到底怎么样了。

    可惜的是在这么多人当众也就只有两位医师,但这两位医师在给周大叔检查了以后的出来的结论都是周大叔实在是伤的太重了,很有可能会治不好。

    治不好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断腿了,周大叔听见自己可能会断腿以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家里还有老娘跟媳妇儿靠着自己养呢,如果自己的腿要是断了的话,那他们家就算是垮了啊!

    “大夫,求求您了。我的腿绝对不能够断,要是我的腿断了,那我一家人怕是就活不下去了。”周大叔哀求道。

    俩大夫也很是为难,他们当然也想要能够把周大叔给治好了,但问题是他们的本事实在是有限,如果要强行为周大叔治疗的话,最后的结果只怕是不会尽如人意。

    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说的,就是希望周大叔的心里能够做好心里准备知道最严重的后果会是什么。

    “我来看看吧!”傅燕清道。

    周大叔的遭遇她也比较同情,如果真要是能够把人给治好,自己肯定是会不遗余力的。当然了,傅燕清还从来没有正式的为谁诊治过。

    所以即便她是高级治疗师,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就能够把人给治好了。

    傅燕清的这话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可想而知了,毕竟谁都想不到傅燕清还能够治疗人。谁都看的出来周大叔的这伤势有多么的严重,结果傅姑娘却说让她来试试看。

    难道说傅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那可真的是没有想到啊!

    不过再想想傅姑娘这么厉害,好像会治病救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啊!只不过是他们太过于大惊小怪了而已。

    “傅姑娘,谢谢您了。”周大叔现在是把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傅燕清的身上了,虽然他知道傅燕清不见得能够把自己给治疗好,但心里总还是抱着希望的。

    这万一要是成功了呢?毕竟在一切都还没有开始之前说什么都是虚的。

    傅燕清点点头。:“你也别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了,我也不见得就能够把你给治好了,毕竟我也不是太有经验。”

    傅燕清觉得自己该说清楚的还是要跟人家说清楚一点,以免对自己抱有太大的希望。结果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治不好,那可就真的是应了那句。

    有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少的失望了!

    周大叔也知道傅燕清的这话说的很对,就连多年经验的老医师都说自己的这腿十有八九应该是治不好了,傅姑娘现在还愿意帮着自己医治,自己就应该感谢了。

    真要是治不好的话,那也是自己命里活该如此,是怨不得任何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