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二十九章 猛兽来袭
    顾父因为解锁的并不是采集师的技能,再加上昨天收集到的石头跟木材实在是不少。所以今天一整天的时间他都在进行建造。

    结果竟然又被他建造出来一套五十平方的石头屋来。

    “恭喜玩家完成石头屋的建造,获得经验值十点,石头屋抵御能力+3,可抵挡十次猛兽攻击!”

    顾父愣住了,这在之前可是没有的。

    之前自己建造好了石头屋也就只是建造好了而已,但是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提示的声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自己的技能升级了?

    关于技能升级这些他也是从傅燕清的口中得知的,不过对于自己的技能升级了。顾父的心里还是觉得很是高兴的,这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好事一桩啊!

    能够抵御十次的猛兽攻击,也就是说至少这一次的猛兽攻击自己一家人应该是能够自保了。

    不过光是这样肯定是还不够的,还必须要另外再想想办法才行。

    其实现在很多的人解锁的都是一些生活类的技能,解锁攻击类技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最开始的时候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但等到时间一长,那么这弊端就会显露出来了。

    有攻击类技能的人,显然在对付一些猛兽攻击的时候肯定是不会担心的。但在生活方面肯定就不太行了,大概也就是能够生存的样子而已。

    至于解锁了生活技能的那就更加悲催了,如果要是在没有什么情况下。解锁这样的技能那当然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这可是弄不好就连自己小命都保不住的时候啊!

    这没有能够保住自己小命的技能,可真的是怎么看都觉得很是让人为难啊!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这一次的猛兽攻击也是在夜晚发动了。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晚上的时候还是有不少的人都安排了守夜。毕竟到了晚上的时候真要是发生点儿什么,这万一要是没有人知道的话。

    怕是猛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有人守夜当然是有好处的。

    陆乔就是负责守夜的其中一人,本来说好的他跟另外的一人是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的。

    可是谁能够想到原本跟自己约定好了的人,最后竟然会睡过头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够一直守着,不过陆乔也在心里想着。

    如果自己守了整夜,那么明天自己就能够得到不少的报酬。

    这要是陆乔愿意守夜的原因,要是没有好处,谁愿意干?

    陆乔也是没有办法,他是什么技能都没有解锁。如果要是单靠他自己的话,他觉得自己十有八九应该是会饿死的。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有被饿死的可能性,他才决定要守夜的。

    结果就在陆乔觉得可以放心了以后,问题出现了。

    最开始的时候陆乔还以为是谁打的灯笼呢,可过了一会儿陆乔就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劲了。毕竟谁没事儿会打着绿油油的灯笼啊!

    再然后就是医圣猛兽的咆哮,直接把陆乔给吓得跌坐在地上。

    如果要是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的话,那陆乔只怕也就是个傻子了。这分明就是野兽来了啊!

    之前一直都以为是假的,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知道了,这哪里是假的啊,分明就是真的啊!

    真的有猛兽来了。

    陆乔是扯开了嗓子的喊,生怕有人没有听见。

    没办法,如果要只是出现一只猛兽的话,可能陆乔的反应还不会这么大。但现在的问题可不是出现一只啊,而是成群结队的,都朝着这个方向来了。

    陆乔的呼喊声,傅燕清自然也听见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她就是和衣而睡的,现在是什么情况?可不是讲究那么多的时候,要知道这一个不小心那可是连自己的小命说不定都没有机会能够保得住呢。

    傅燕清一个翻身就爬起来了。

    她们现在住的屋子还是之前的木屋,吴妈,听雪还有如鸢她们四人住在一起。

    “小姐。”听雪脸色惨白,显然是吓坏了。

    傅燕清安抚的拍了拍听雪的肩膀,:“别怕,不会有事的。我先送你们去爹娘那边。”

    顾父一共建造了两栋石头屋,按照道理来说分给傅燕清她们一栋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顾婉静反对,说是她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要自己一个人占一栋石头屋。

    剩下的材料又不够再建造一栋的了,所以傅燕清就说自己跟听雪她们住在一起就行了。

    顾父自然是觉得自己愧对傅燕清了,但顾婉静却觉得自己这是赢了顾婉静。让傅燕清知道了自己的厉害之处。

    当然,傅燕清是不是知道了顾婉静的厉害之处不知道。

    但是当猛兽声响起来的时候这位的确是被吓的不行,无奈这位是自己之前已经放话出去了,说是自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住不喜欢有别人来打扰自己。

    所以这时候整个屋子里面除了她自己一个人之外还真的就是没有别人了。

    这时候的顾婉静哪里还记得自己之前说的话?连忙就要从屋里跑出去。好在之前顾父将两栋石头屋建造的还算是比较的近,也就十来米的距离而已。

    当然,这十来米的距离的确是不远。但这前提是在没有出现任何的猛兽情况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猛兽可不会关注这些多,它们就是来捕猎的,而这里的人就是它们的猎物。

    “吼!”

    顾婉静的脑袋才刚伸出去门口,结果又被吓回去了。

    她看见了,太吓人了。

    这要是一口咬下来,怕是就连自己的脖子应该都保不住了吧!一想到这里,顾婉静的脸色惨白,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早知道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之前肯定就不会选择自己单独住了。

    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说自己现在后悔就能够改变现状了吗?这怎么可能呢?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还会不了解吗?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还可能会有人愿意来救自己?

    指望她爹娘?一个初级建造师,一个初级缝纫师?跟自己这个初级耕种师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嘛,所以可以说是根本就指望不上啊!

    傅燕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