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十八章 新手保护期
    卖身契都捏在了顾父的手里,但这是从前了。毕竟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就算是顾父的手里还捏着他们的卖身契,也不敢太过于大意了。

    “把你们大家叫过来,也是因为有事要跟你们商议。”如今这样的情况,因为还摸不清楚底细,所以倒是没有人离开。

    顾父这么客气也是有自己考虑的因素在的,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不稳定了。如果真要是出事了,那可就真的是麻烦了。

    好在这些人暂时都还没有表现出来自己有其他的想法,对顾父也还算是恭敬有加。

    如今每人都只能够有一间小木屋,至于说盖房子也不是没有人想过。但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因为没有材料。

    同时他们还发现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并不大。几乎就等于是被禁锢在了这样的一个地方,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什么都没有,而且还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这不就等于是让他们等死吗?

    所以顾父才会着急的想要找人过来商量,看看是不是能够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当然,顾父也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就是了,想着要是万一有这个机会呢?

    顾家的这些下人之所以并没有在开始的时候就离开,是因为他们的心里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现在他们还是属于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们要是就这么贸贸然的走了的话,说不定人还没有走多远就送命了也不一定呢。

    当然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深信顾家不可能会一点准备都不做的。要不然顾家之前的那些大动作都是因为什么?肯定就是在为了这件事情做准备。

    所以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下,他们为什么要走呢?还不如留下来呢,说不定还有机会不是!

    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愿意留下来的机会,当然现在他们的心态都已经发生改变了。

    从前他们都是顾家的下人,自然是要处处都要小心谨慎,但如今不一样了,没看见老爷对他们的态度都不一样了吗?

    相信以后肯定会更好的,说不定这以后老爷还要靠着他们呢。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这些下人们自然心里想的也就不一样了,总觉得自己现在的地位提升了。

    短时间之内可能还看不出来什么,但如果要是时间长了可就难保这些人的心里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了。

    所以傅燕清觉得顾父不能够对这些人太过于顺从了,如果要是让这些人觉得他们现在只能够依靠他们只怕将来会更加麻烦。

    更何况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那都是能够看得出来的,既然如此何必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跟他们说清楚呢?

    也免得这样相互猜忌,怀疑对方不是?

    只可惜的是傅燕清还什么都没有跟她爹说呢,结果她爹就把人给召集起来了。

    好在她爹这么多年那也不是白混的,至少在拿捏人心的这方面是老手了。三言两语的就让某些有了其他心思的人顿时就歇了自己的心思。

    当然了,前提自然是顾父给了足够的好处了。

    “我们还要在这样的地方呆多久啊?要是继续再这个地方待下去的话,我看我八成要疯!”顾婉静的脾气终于是克制不住了,她是来当大小姐的,不是来受活罪的。

    现在这算是什么意思?就是让自己难受着呗?还有这伺候自己的丫鬟那也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没看见自己现在心情不好吗?不知道过来哄哄自己,居然还站得离自己那么远算是怎么回事?

    黄桃觉得自己是真命苦,怎么就来伺候这位祖宗了?自己真的是太难了,好想伺候燕清小姐啊!

    顾婉静这一场脾气自然是没有人注意到了,毕竟现在的时局这么乱,还处于人心惶惶的阶段呢。谁那么有时间来关心你是不是生气了?

    在不知道明天会如何的情况下,一个小姑娘的生气显然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傅燕清知道自己如果要是直接跟顾父说下人的事情不太合适,所以打算先跟顾母说了,然后让顾母再去跟顾父说。

    “还是你这孩子想周到。”顾母感叹。

    她在发生变故以后整个人都慌神了,现在还能够这么安稳的站在这里就是因为有丈夫跟闺女一直撑着,要不然的话只怕是自己早就倒下了。

    虽然说现在已经镇定下来了,但实话说到底还是想不到这么多。

    “还有娘,您还记得说游戏倒计时的事情吗?”傅燕清问道。

    现在他们还应该是处于新手保护期,所以如果说要是要准备什么就得要趁这段时间,要不然等到这时间过去了,到那个时候可就不知道游戏是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了。

    顾母一愣,显然是都忘得差不多了。

    “燕清啊,你说的那游戏倒计时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顾母小心翼翼的看着傅燕清,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傅燕清点头,:“没错,游戏的倒计时时间的确是已经过去了,但现在是游戏的新手保护期。我猜测咱们在新手保护期的这段时间内应该还是安全的,但如果要是过了这新手保护期咱们会遇见什么样的情况那就是谁都预料不到的了。”

    顾母是直接傻眼了,难道说现在这样的情况还不是他们面对最困难的时候吗?难道说还有要比这更加困难的情况出现吗?

    天啦,他们这日子还能过得下去吗?

    “燕清,这事儿你爹知道吗?”顾母拉着傅燕清的手问道。

    傅燕清摇头,道:“这事儿目前来说我爹应该是还不知道的,不过一句话咱们必须要早点做好打算才行。”

    顾母慌乱中不停的点头,对傅燕清说道:“你说的没错,咱们的确是应该要早点做好准备才行,绝对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样大的事情顾母当然是不敢有所隐瞒的,所以顾父回来以后,顾母立马就跟顾父说了。

    必须要说,必须要提前准备。

    顾父也想过或许现在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但却根本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可能性?

    “我看八成就是她傅燕清故意耸人听闻的,说不定根本就没有这么严重。指不定咱们睡一觉起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