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十七章 人心
    她傅燕清以为自己是谁?现在又做出这副样子来是谁给看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要惺惺作态?

    最可恨的就是爹娘竟然被她的这副样子给骗了,如果爹娘要不是被她的这副样子给骗了的话。自己早就想办法把人给赶走了,哪里还用得着等到今天?

    “燕清,之前你用变卖的首饰给听雪他们买了不少的粮食,可她们毕竟只是下人而已。难道你就没有为爹娘考虑过吗?你别误会,我就是好奇而已。”

    傅燕清是真觉得这顾婉静怕不是个傻子,她这话说的这么婊。无非就是在告诉爹娘,自己拿着他们送给自己的首饰,换了粮食给听雪她们罢了。

    “听雪她们是从小就跟在我身边的,所以给她们准备些粮食也是应该的。更何况,我们的仓库就只有那么大,就算是买的再多回来也是装不下的。更何况,我相信听雪,如果真要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说不定我买给听雪她们的粮食还能够派的上用场呢!”

    “可是。。”顾婉静对于傅燕清对自己这样的态度显然是不满意的,她有什么好在自己面前得意的。

    难道她以为现在的顾家还能够像从前一样吗?如今的顾家还不是只有几间木屋子而已。更何况,顾家大部分的东西都还在自己的手里捏着呢。

    既然这傅燕清这么不识好歹,那自己就把人给赶出去。

    “是吗?可听雪她们毕竟只是丫鬟而已,如果真要是带着粮食走了。那爹娘又该怎么办?”

    傅燕清是越听越是觉得好笑,这顾婉静虽然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爹娘着想。但其实她到底是不是为了爹娘着想只怕是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不过既然她这么婊,自己倒是也不用顾念太多了。

    “你的目的我很是清楚,放心。只要是爹娘说让我走,我肯定是二话不说就会走的。”傅燕清道。

    顾婉静愣住了,显然是没有想到傅燕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目的给直接挑破了。

    没错,自己是想着要把她给赶走的,但是如果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将傅燕清给赶走的话。别说爹娘根本就不会同意了,说不定还会认为自己这是故意想要针对傅燕清所以才这么做的。

    这一定是傅燕清的阴谋诡计,她这就是想要害自己。

    “傅燕清,你这话有本事到爹娘的面前说去。不过我也知道你肯定是是不敢的,毕竟如果你真的要是有这么大的胆子的话,也就不至于到现在都还舍不得离开顾家了。”

    傅燕清之所以还留下就是因为放心不下顾父顾母,想着总是要让顾父顾母能够生存下去了再说离开的话。

    但如今这顾婉静真的是处处都在针对自己,而目的也很是明确那就是想要让自己离开。

    只可惜顾婉静终究还是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要是离开了的话她们会失去什么,否则的话肯定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嗯,说的对,有本事就到爹娘的面前说的,否则说的都是废话。”

    顾婉静被傅燕清的话气的不行,她傅燕清算什么?又有什么资格跟底气同自己说这样的话?

    “我才是顾家真正的大小姐,你不过就是个赝品而已。你以为爹娘让你留下来是因为舍不得你吗?我告诉你,就算是养条狗,养了十几年了也是有感情的。”

    可惜的是不管顾婉静多么歇斯底里的对着傅燕清吼叫,而傅燕清却好像完全就没有这回事一样,更是丝毫都没有把顾婉静放在眼里。

    现在这是什么时候?

    不想着赶紧干活儿,居然还有精力来找自己的麻烦,果然是闲的。

    傅燕清走了,留下愤恨不已的顾婉静在原地抓狂。

    傅燕清仔细检查了木屋,发现木屋并不算是牢靠。如果要是一场大风或者是大雨,可能木屋就毁了,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是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了。

    还有就是之前新手大礼包里面是有种子的,可是现在连地都没有?这种子怕是种不下去了,所以必须要想办法开荒才行。

    还有就是下人们,如果要是没有发生游戏的事情。那么这些下人们自然就是规规矩矩的了,但现在不一样了。

    这样的情况下,顾家也不复从前了,只怕是人心也要乱。

    而这最害怕的就是人心乱了,虽然当初顾父也出钱出力的给下人们采购了粮食,但人心这个东西可是最难预测的。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好在她还能够召唤兵甲,只是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要是贸然的召唤兵甲,只怕是会引人注意。

    为了防止下人们在这个时候乱了,傅燕清还是决定要好好的跟她爹谈一下,看看她爹是怎么打算的。

    其实就算是傅燕清不来找她爹,顾父也打算来找傅燕清的。

    事发突然,即便是顾父的心里都是有些慌乱的。可后来顾父就慢慢的冷静下来了。而人一旦冷静下来了,也就能够想到更多的事情了。

    “看来咱们父女俩都想到一处去了!不过我也相信不至于这么多人都想着要走,再说了,这样的情形应该不只是咱们青山县,在别的地方也是一样的。如果他们要是想要离开顾家去别的地方只怕也是不现实的。”

    现在发生的种种事情在顾父看来就跟做梦似的,毕竟也只有梦里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可他到底也清楚这可不是在做梦,而是实实在在的真的就发生了。

    “可这些到底都是说不准的,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咱们要先确认好了,愿意留下来的自然是好。但如果要是不想留下来的,咱们也不能够勉强别人。”

    “当然了,还有一点也是很重要的。那就是如果说这些人真的要走的话,咱们的粮食很有可能就拿不回来了。”

    对傅燕清说的这一点,顾父也已经都做好心理准备了。

    当然了,在当初决定把粮食给这些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很是清楚,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不过凡事都有万一,他自认为自己对这些下人一向都还算是不错,他们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顾家的下人加在一起一共有一百一十六人。

    其中护院三十人,家丁二十八人,婆子十五人,丫鬟四十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