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假千金是个基建狂魔 > 第十章 去庄子
    傅燕清是害怕,爹娘哪怕是知道了也不当做一回事,所以才会这么郑重其事的提醒。

    “燕清,会不会只是你想多了,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这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就会变成燕清说的那个样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到时候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傅燕清从来都没有打算要说服他们相信,世界真的已经改变了。

    因为她相信眼见为实,只要到时候他们看见这一切的变化,自然也就会明白自己跟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想要生存下去的第一条件是什么?

    必须要有充足的粮食,傅燕清她有,但是她却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是她的底气。她现在之所以这么照顾顾父顾母说穿了,也是因为她占了原主的身体。

    她是在替原主照顾他们,可那也只是照顾而已。等到他们有了能够生存下去的能力以后,她就会选择离开了!

    没错,她是不可能一直跟顾家夫妇在一起的。

    所以她要教会他们如何在这个世道生存。

    顾家有粮食吗?肯定是有的,但顾家的粮食多数都在庄子里面,所以想要粮食只能够先把庄子里面的粮食给收回来才行。

    “咱们现在要趁着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先把庄子里面的粮食收回来。”傅燕清道。

    “可现在还没有到收庄稼的时候呢!”

    “那娘是想要等到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再去庄子上?”傅燕清问道。

    顾父比顾母想要要更深一点,虽然傅燕清不是他的亲闺女,可毕竟是自己从小养到大的,所以他自认为自己对这个闺女也是有几分了解的。

    既然这孩子现在让他们把粮食给收回来,必然是有她的道理的。

    更何况他们顾家家大业大的,总不至于连一个庄子的粮食都糟蹋不起吧!

    没错,顾父已经想好了,如果真要是到时候什么事情都没有,那就全当做是庄子里面的粮食都被糟蹋了!

    顾婉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母,昨晚她不仅没有来安慰自己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跟自己说要去庄子上?

    这一家人都是脑子有毛病的吗?

    可她却一点都不敢表示出来,她想要做顾家的大小姐,不想再回去傅家了。

    所以即便是她认为顾家人脑子都有毛病也要忍着,因为只有顾家才能够给自己想要的。

    “婉静,你刚回来,这去庄子上舟车劳顿的,你若是不愿意去的话,那就留在家里。”顾母是担心顾婉静才刚刚回来,那庄子上什么都没有,灰尘漫天的,只怕是她去了也呆不惯。

    顾婉静自然是不愿意去庄子上吃土了,不过这该装样子的,她还是要装一装的。

    “可是燕清不是都跟着娘你们一起去吗,不如女儿也跟着一起去吧。”

    “燕清那孩子小时候就在庄子里面住过一段时间,没啥不习惯的。这样吧,不如娘给你一百两银子,你拿着出去给自己买些衣裳?”

    顾婉静眼皮子一跳,竟然出手就给自己一百两银子让自己出去买衣裳?

    在顾家自己一年到头能够拿到十两银子就算是不错的了,而在顾家却是轻轻松松就能够一百两银子到手?

    只是一个转念,顾婉静的心里又不甘心起来。

    这一切本来都应该是她的,而傅燕清却抢了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这一切。自己回来才不过只几天的时间而已,便已经给了自己这么多的银子了。

    想想傅燕清可是在顾家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肯定从他们手里得到的银子更多了。所以自己必须要在把傅燕清给赶走之前让傅燕清把自己这么多年在顾家吃的用的穿的花费的所有银子都必须要吐出来才行。

    绝对不能够便宜了傅燕清这个贱人!

    “娘,这些银子我不能要。”不过好在顾婉静还不算是完全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至少还知道要推辞一番。

    顾母可不知道顾婉静只是假意跟自己推辞,还以为她是真的不要自己给的银子。

    连忙把银票塞在她手里,:“这是娘给你的,怎么不要?”

    “女儿多谢娘。”顾婉静的眼睛瞬间红了,“在傅家的时候从来都没有人对女儿这么好过。”

    顾母也忍不住红了眼睛,这可是自己的女儿啊。如果当初要不是被人把两个孩子给掉包了的话,她也就不至于受这么多年的苦了。

    “好孩子,这些年真的是委屈你了,你放心,你的委屈娘都是知道的。”

    “不委屈,能够再回到爹娘的身边女儿怎么可能还会觉得委屈呢?只要爹娘不嫌弃女儿就是了!”

    顾婉静越是这么说,顾母的心里就越是难受。

    于是又给了顾婉静一百两银票。

    顾婉静简直都快要乐疯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只是在顾母的面前装装样子而已,竟然又给了自己一百两银子。

    不过顾母到底还记着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多,所以也就没有多耽搁时间,而是直接去找顾父跟傅燕清了。

    顾婉静这一会儿就拿到了两百两银票,哪里还会在乎他们去什么地方?

    顾母虽然给顾婉静两百两银票,但却也没有打算要瞒着傅燕清。

    “燕清,娘身上也没有多余的银票了,等回头娘再给你!”顾母这是担心傅燕清会吃味。

    只是傅燕清却并不在乎这些,甚至还安慰顾母,:“娘说的这是什么话,原本就应该是婉静的。”

    傅燕清说这话的时候很是平静,可顾母却觉得是自己让这孩子受委屈了。

    当初是自己舍不得,所以才想着把人给留下来的。但如今自己却不能够让两个孩子平等对待,到底还是自己做错了。

    “爹,娘。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跟你们商量。”傅燕清道。

    “你说。”顾父如今对傅燕清说的话都很是相信,所以只要是傅燕清跟自己说的,他都会很是认真的去考虑。

    “想必应该不只是我们听见了这个声音,只怕如今拿到新手大礼包的人应该是不在少数。那么咱们这一次到庄子上去,是不是需要跟他们也提醒一声呢?”

    再过一个月的时间,原本还算是平静的大越国就要彻底的乱了。到时候能不能够活下去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