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女王重生的逆袭日常 > 第一百五十二章滴血认亲
    丰神采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看见昌明帝,威严里带着些许和善,目光里都是锐利,看不出特别的思绪。

    声音洪亮,听起来是个果断很有杀伐力的皇帝。丰神采缓缓拉开了衣服,露出了自己的胎记,昌明帝认真的端详眼前的胎记,确定是真的不是作假之后,满眼都是震惊。

    他脸上的肉微微颤抖,一些花白的胡子随着他下巴的颤巍,而轻微的抖动,看得出来昌明帝很是震惊。

    “还真的是胎记。”昌明帝的声音,明显的稍微柔和了一些,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虎毒不食子吧。

    随后昌明帝问丰神采的由来,丰神采也有一说一了。

    昌明帝目光锐利的看着眼前的丰神采,他一身柔弱的气息,目光里有仁慈的良善,周身好似写了三个字:老好人。

    就算是有些睿智,也隐藏了起来,或许这是因为丰神采是个神医的缘故吧,昌明帝说不上来自己对这个儿子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跟自己的气质反正是截然不同的。

    好在,这个儿子应该是有智慧,只是给人一种大智若愚的错觉罢了。

    这一点,昌明帝倒是很喜欢,因为懂得韬光养晦大多可以活的长久。

    “你来找朕,是所为何事?”昌明帝想着既然他来找自己,要么就是为了认祖归宗,要么就是为了荣华富贵或者权利吧。

    不过,只要是认祖归宗,什么荣华富贵会没有。

    昌明帝倒也不在乎这个,天下都是自己的,更何况是其他的。、

    “我想要你放了一个人。”丰神采对昌明帝的感觉是陌生的,若是说血脉相连,那么自己倒是真的感受不是很深刻。

    见面的时间不是很长,他如今也没有期待,之后他们可以多父子情深。

    “哦?谁。”昌明帝疑惑的看了看丰神采,没想到他竟然是说要一个人,这倒是让他很好奇了,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人,让丰神采如今要认祖归宗?

    丰神采很是镇定自若,看着昌明帝丝毫没有过于胆怯:“我想要你放了魏如画。”

    “放人?”昌明帝面色有些迟疑。

    说实话他不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儿子跟自己这样说话,他情绪看起来不好,可是思索一番之后,又突然诡异的哈哈大笑。

    这个时候,突然有太监上来了,手中有一些道具。

    丰神采被太监建议滴血认清,还要验明丰神采的身份。

    丰神采没有料想到自己之前给检查了胎记,如今还要滴血认亲,他不悦的道:“你是不相信我吗?”

    “朕是皇帝,你一直说你啊你的,你知道吗你你这样说话,朕已经可以要了你的脑袋,千百回。”昌明帝冷声道。

    丰神采这才想到自己的确是有些过于没有注重这件事了。

    准确的说,其实丰神采在心中,觉得昌明帝愧对自己,所以在面对昌明帝的时候,稍微的有些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因为按照伦理来说,昌明帝应该要养育自己,可是真实情况是自己没有被昌明帝养育,所以丰神采在某种程度来说,觉得自己是可以责怪昌明帝的。

    可是他忘记了,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的父亲,是一个皇子。

    他有很多的孩子,丰神采只是其中的一个,而且皇家从来不是普通百姓家,很多事情都讲究的是利益。

    亲情纵然是有,可在利益面前的话,亲情就什么都算不上了。

    别说是皇宫,就算是普通百姓家,因为分家问题也会闹很大,更何况是皇宫。丰神采知道自己理亏,越是只能是按照太监的要求,给滴血认亲。

    那太监对丰神采目光不是很友好,手段让丰神采没有自尊,可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丰神采也只能是随意让太监和太医摆布。

    不仅仅是一个太医,有些因为知道丰神采是神医,所以还特别小心的多加验证,为的是免得丰神采用了某种药物,让自己的血液可以和任何人的血液相互融合,所以还验证了好几次。

    这些对丰神采来说,都是一种羞辱。

    他是个清高的人,可是这些人却怀疑自己是冒名顶替之类的,可是为了魏如画他选择了忍受。“皇上,确实是您的血肉。”

    “哈哈,太好了。”

    确定了是父子关系,昌明帝对丰神采的态度大转变,对丰神采很好:“适才只是为了血统的纯正,你也就别生气了。”

    昌明帝很少对人这样和颜悦色的,一来是觉得这个儿子不错,二是看着就欢喜,有一种莫名的眼缘在。

    丰神采因为经历过验身份,对昌明帝几次三番的对自己的验证表示失望,在他看来既然是亲情自然是在最初就会有感应。

    都说父子同心,他竟然只是怀疑自己,甚至允许别人随意对自己呵斥,若是之前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昌明帝的儿子,丰神采倒是无话可说。

    可是胎记给看了,可是因为自己是个大夫,昌明帝却愈发怀疑自己会在滴血认亲的时候作弊,所以让人多验证了好几回,这实在是让丰神采感觉莫大的屈辱。

    “皇上您还真的是不相信任何人啊。”丰神采嘲讽昌明帝的手段残忍。

    这话一出身旁的太监可是为他捏了一把汗,若是其他人这样说昌明帝的话,那脑袋基本上是要瞬间搬家了,可是丰神采说这话之后,昌明帝看起来好似没事人似的。

    那太监不由感慨,看来皇上对这个儿子,还是满厚待的啊。

    丰神采倒是不稀罕这样的厚待,他只想着救人,只要魏如画可以安全,那么一切都值得了。

    “做皇帝救了,很多事也是身不由己,你不理解也是正常。”昌明帝对丰神采看起来非常的有耐心,一直打量这个儿子,心里看起来真的是动了真心了。

    “皇上,还请把魏如画放了。”丰神采一直记得这件事,此刻他没有功夫讨论父子情深,也不想知道皇帝是多么的不容易做,只想着救人。

    昌明帝为了讨好丰神采,只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