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武侠仙侠 > 剑道第一仙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叛徒
    最终,这黑袍女子也没能如愿以偿,只换了一颗和提升战力有关的灵丹,便转身而去。

    老朝奉这次没有着急外出迎客。

    他转身拱手朝苏奕道:“大人,今天的事情颇多蹊跷,莫非这紫罗城,将有大变故发生?”

    崔璟琰的眸子也盯着苏奕,她早憋了一肚子疑惑。

    苏奕老神在在坐在晦暗阴影中,道:“与你无关,快去迎客吧。”

    老朝奉讪讪道:“苏大人所言极是。”

    他转身走出了当铺。

    很快,老朝奉又带进来一个客人。

    这是个黑袍男子,面庞带着一副黑色兽纹铜面具,只露出一对眼眸,连那一身气息,却被一缕缕黑色烟霞遮掩住,让人无法看出修为。

    “我手中有一样宝物,不知道你们当铺能否吃下。”

    黑袍男子开口,声音沙哑。

    老朝奉笑容温煦道:“那就要看阁下此来,想要换何等宝物了。”

    黑袍男子略一沉默,从袖袍中取出一个木盒,搁在柜台上,道:“道友可以先看看。”

    老朝奉瞥了一眼裁量秤,就见此宝光霞一闪,那木盒就落在了秤盘上。

    随着秤盘摇晃,裁量称的秤杆忽地泛起阵阵星辉般的涟漪,秤砣则随之涌现出重重道纹。

    这是“裁量称”在感应和衡量木盒中的宝物以及价值。

    这看得崔璟琰大开眼界。

    苏奕则见怪不怪。

    无论是裁量称、度星算盘,还是叩心钟,皆是诸天当铺的镇店之宝,极为神异,在诸天上下,都算得上一等一的神物。

    若不是因为不想招惹当铺的主人,苏奕都想把这三样宝物据为己有……

    半响后,裁量称忽地问道:“客人真要典当木盒中的宝物?”

    “不错。”

    黑袍男子点头。

    “有问题?”

    老朝奉皱眉问裁量称。

    裁量称回答道:“木盒内的宝物,是崔家的祖传重宝‘冥雷镜’。”

    此话一出,崔璟琰俏脸骤变,惊得直接要起身,结果被苏奕第一时间按住肩膀,捂住嘴巴。

    “别慌。”

    少女耳畔响起苏奕的传音。

    崔璟琰神色明灭不定。

    老朝奉也怔了一下,他之前早从苏奕和崔璟琰的交谈中,得知那姿容极美丽的少女乃是崔家族长之女。

    想了想,老朝奉道:“阁下典当此宝,是要换何等宝物?”

    黑袍男子道:“能够帮助玄照境皇者打破瓶颈,踏入玄幽境的秘法,或者丹药也行。”

    老朝奉怔了一下,正要说什么,耳畔就响起苏奕的传音:

    “告诉他,想要此等秘法,就再没有机会赎回冥雷镜。若他答应,我来给他一份这样的秘法,保证让他满意。”

    老朝奉眼眸微微眯了眯,笑着对那黑袍男子说道:“不瞒阁下,当铺中的确有你所需之物,不过……若是进行典当,以后你可再无法赎回这冥雷镜了。”

    出乎意料的是,黑袍男子在沉思片刻后,便痛快答应:“可。”

    老朝奉瞥了一眼裁量称。

    就见裁量称秤砣一阵摇晃,秤盘上的木盒消失,而后多出一枚玉简出来。

    这玉简才刚新鲜出炉,来自苏奕的手笔。

    “阁下请收好。”

    老朝奉笑着将玉简呈过去。

    黑袍男子将神识探入其中略一打量,眸子中泛起一抹罕见的激动之色。

    而后,他朝老朝奉拱手道:“多谢!”

    “买买而已,阁下太客气了。”

    老朝奉笑道。

    很快,黑袍男子匆匆而去。

    “苏大人,这人的来历明显有古怪。”

    老朝奉忍不住道。

    说话时,他目光则在打量崔璟琰,发现少女俏脸苍白,眉梢眼角尽是阴霾。

    无疑,少女也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苏奕打量了一下木盒中搁着的一面黑色铜镜,轻声道:“的确是‘冥雷镜’,此宝可御用九幽冥雷,威能莫测,但更重要的是,此宝更是运转崔家护族禁阵的关键之物。”

    “若没有此宝,崔家的护族禁阵威能,起码会锐减三成。”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崔璟琰,道:“再过不久,千年一度的万灯节就将来临,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古族势力对你们崔家虎视眈眈,可在这节骨眼上,你们崔家内似乎出了个叛徒。”

    叛徒!

    寥寥两字,似戳中了崔璟琰的心思,少女气得贝齿紧咬,愤怒道:“我可真没想到,崔家会有人拿宗族重宝来典当,似此等行径,简直罪该万死!!”

    说着,少女就要起身离开,打算回宗族把此事告诉其父。

    苏奕有些无奈地阻止道:“慌什么,你敢确定,你们崔家就这一个叛徒?”

    崔璟琰一呆,道:“苏兄,你这是何意?”

    苏奕温声道:“我的意思是,先莫要打草惊蛇,姑且看看那叛徒究竟在筹谋什么,这段时间又在和谁人联络,顺藤摸瓜,而后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老朝奉不由赞道:“苏大人此言,才是一劳永逸之法。”

    裁量称、叩心钟、度星算盘皆齐齐附和。

    崔璟琰登时冷静下来,道:“那家伙典当冥雷镜,为的是换取迈入玄幽境的法门,这无疑意味着,他的修为已处于玄照境大圆满地步,迟迟无法突破,否则,断不会干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此一来,其身份就很容易猜出了……”

    少女脑海中,已浮现出崔家一些老家伙的身影。

    苏奕想了想,道:“你所说的并不错,但绝非真正的原因。”

    崔璟琰登时虚心请教道:“还请苏兄指点。”

    “此人既然敢在这时候典当冥雷镜,定然是有办法让你们崔家怀疑不到他头上。”

    苏奕随口道,“而他之所以要当掉此宝,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削弱你们崔家护族禁阵的力量。”

    “更何况,只要把此宝卖给诸天当铺,断不会有人能查出来是谁做的,还能获得一份破境秘法,何乐而不为?”

    崔璟琰皱眉道:“若按你所言,那此人的身份可就很难查出了。”

    苏奕目光看向老朝奉,道:“按照规矩,你们当铺不能泄露客人的身份,但刚才那笔交易,是我和对方进行的,你觉得把他的身份说出来,是否算破坏规矩?”

    “呃……这……”

    老朝奉登时犹豫了。

    可叩心钟、裁量称和度星算盘则齐齐出声道:“苏大人此举,自然不算破坏当铺的规矩。”

    老朝奉脸色一僵,恨不得抽这些器灵一巴掌,能不能说话的时候,和自己商量一下?

    你们这么做,让苏大人还如何看待我?

    就见老朝奉干咳一声,满脸赔笑道:“回禀苏大人,刚才那位客人虽然遮掩了一身气息,连模样都被秘法掩盖,但在这诸天当铺,要想窥破其容貌,并不算困难……”

    不等他说完。

    嗖!

    一幅画卷掠出,呈现在苏奕面前。

    就见叩心钟发出软糯甜润的声音:“苏大人,画卷中就是刚才那位客人的肖像,请您过目。”

    老朝奉登时语塞,面颊抽搐,这些小混账是打算造反吗!?

    怎么见到苏大人,就完全没有了底线和坚守?

    丢人呐!!

    老朝奉内心哀嚎,脸上则笑呵呵赞赏道:“叩心钟表现不错,早该把画像拿出来了。”

    苏奕自然懒得理会老朝奉那“善变”的态度。

    他打开画卷,就见其上是一个须发灰白,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

    “怎会是三长老!?”

    崔璟琰失声叫出,满脸难以置信。

    “知人知面不知心,不奇怪。”

    苏奕淡然道。

    崔璟琰摇头道:“不是,三长老如今才是玄照境中期修为,并且这些年来,一直辅佐在我父亲左右,恪尽职守,从没有表露出任何反常。”

    “并且,冥雷镜一直由大长老保管,之前……之前我还以为叛徒是大长老呢。”

    说到最后,崔璟琰神色间尽是阴霾。

    苏奕道:“看来,这叛徒是故意要栽赃陷害你们崔家的大长老,冥雷镜丢失,大长老注定百口莫辩。”

    “可恶!”

    崔璟琰气得俏脸冰冷。

    苏奕则收起画卷,道:“这件事,你可要先藏在肚子里,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崔璟琰点了点头。

    “道友,我师徒二人可否进入当铺?”

    忽地,当铺外响起一道苍老温和的声音。

    这声音,苏奕和崔璟琰皆很熟悉。

    老朝奉一拍额头,道:“差点忘了这一老一少。”

    说着,他已迈步走出当铺。

    很快,老朝奉带着一个道袍老者和一个白袍少年走进了当铺。

    两者皆未曾遮掩容貌,让苏奕和崔璟琰一眼就认出,这两人赫然是那对曾和苏奕一起前来幽冥界的师徒!

    “阁下此来要换取何物?”

    老朝奉笑着问道。

    道袍老者先拱手见礼,这才说道:“我师徒此次专门为‘十殿阎罗’所留的‘玉牒’而来。”

    此话一出,老朝奉瞳孔微眯。

    整个当铺的气氛都沉闷许多。

    苏奕无声地笑了笑,他对此并不奇怪。

    早在苍青大陆见到这对师徒时,他就已猜测到,那这对师徒要图谋的那一条近乎绝迹的皇道之路,和那早已消失在岁月长河中的“十殿阎罗”有关!

    ——

    ps:第二更正在写,晚上7点前就能更出。